看法 | BTC:让储蓄成为储蓄(上)
本文摘要:原文标题:《看法|BTC:让储蓄成为储蓄(上)》撰文:ParkerLewis翻译:阿剑你有没遇见过那种资金投入顾问(或者你的爸爸妈妈),谆谆教会你要让我们的钱增值?这个观念,在全世界

储蓄 VS. 风险

虽然储蓄与风险的关系常常被误解,但,其他人在刚开始,假如想积累储蓄,都需要先承担风险。这种风险有各种各样的形式:投入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那些其他人想出价(还需要想持续出价)的东西,如此才能得到报酬(并继续得到报酬)。这个过程从教育、工作练习开始,终极来看就是不断健全一门别的人想购买的技术。

这是有风险的。投入时间和精力尝试去对别的人有用的东西并讨一个生活,同时也是默认地同意了将来的高度不确定性。假如成功了,结果可能是一个学生教室、货架上的一个产品、一场世界级的演出、一个全职的体力劳动工作,或者是任何别的人觉得有价值的东西。参与这个过程人从刚开始就承担着风险,同时也期待着别的人想补偿你所花费的时间和出货给他们的价值。

补偿的容易见到形式就是货币,由于作为一种经济产品的货币使得个人可以将自己能提供的价值转化为很多种别的人创造的价值物。在一个货币不被操控的世界里,理解货币储蓄的最好角度是:它是一个人为他人创造的价值和从他人处消费的价值之间的差额。持续只是推迟到将来的消费或者资金投入;再换句话说,储蓄表示一个人创造出了但还没有消费的价值。不过,大家今天的世界不是如此子的。现代的货币就是汤里面的那颗老鼠屎。

中央银行创造愈加多的货币,致使储蓄永久贬值。货币的整个勉励结构都是被操作的,也破坏了货币这种本可以记录哪个创造和消耗了多少价值的计分卡的公正。今天创造的价值,在将来只能买回更少的东西,就由于中央银行武断地允许更多的通货进入流通。货币本来是为了储存价值的;但在中央银行有意塑造的经济体里面,每一个人都不经意地被迫以承担风险替换货币储蓄,由于货币储蓄会不断贬值。货币储蓄的不断贬值,迫使组成经济体的成员承担非必要和毫无依据的风险。所以,除去要承担已经承担的风险(并从中获得报酬),每一个人都被迫要承担增量的风险。

Pierre Rochard 和 Nic Carter 在 Twitter 上讨论储蓄和资金投入

强迫经济体中的几乎所有人都承担风险,对一个经济体的运行来讲并非天然的,更不是必要的。相反,这种安排不利于整个系统的问题。作为一种经济功能,风险承担本身是生产性的、必要的,也是不可防止的。糟糕的地方在于,个人是被强制去承担风险的,这是央行制造货币贬值的副商品,无论这部分被迫的个体是不是意识到了其中的因果关系。仅当风险承担是主观有意识的、自愿的、是为着积累资本而承担起来的,它才可以是生产性的。

虽然生产性资金投入和由货币通胀引致的资金投入之间有灰色地带,困难区别了解,但只须你看到它,就能认出来。生产性资金投入在市场中会自然发生,由于参与者期望提高自己与亲友的生活。在自由市场中本来就存在承担风险的勉励。央行的干涉不会有所帮,还会添乱。

当风险承担的起点更多是绑架而不是自由意志时,它还会变成反生产性的。这是非常直观的,而且就是因货币贬值而引致资金投入的情形。要知晓,所有将来的资金投入(和消费)都源于今天的储蓄。操控货币勉励,特别是遏制储蓄的意愿,会扭曲将来资金投入的机会和条件。

它强迫所有地方的储户参与资金投入,毫无必要地址燃了消耗所有货币储蓄的导火索。它也不可防止会创造一个烫手山芋的游戏 —— 无人想持有货币,由于它会不断贬值(反过来讲也是对的,由于无人想持有货币,获益它会不断贬值)。你觉得,在如此的世界里会产生哪种资金投入?央行的冰山日渐融化不会产生对储蓄的勉励,而只能引发新一轮的的永续风险承担,而大多数的储蓄都几乎立即就会倒回去承担风险、投进金筹资产中,要么是个人直接操作,要么是吸收储蓄的金融机构的间接操作。更糟糕的是,这两件事情的混淆是这样紧急,以至于大多数人觉得资金投入,特别是资金投入金筹资产,就是储蓄。

毫无疑问,资金投入(无论是金筹资产还是其它方法)绝不等于储蓄,由央行反勉励储蓄而引致的风险承担更不是什么正常、自然的事情。任何有知识、有现实世界经验的人,都能理解这一点。即便这样,还是没改变货币每年都会贬值这个事实(由于它确实就贬值了),而且,对这一事实的知觉很理性地支配着大家的行为。每一个人都被迫同意了一个人为制造的困局。要叫你我们的钱升值,这种想法的背后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局之一。你根本没法让钱升值;是央行制造了这种糟糕的困局。央行耍过的最大花招就是说服大伙相信人需要永远承担风险才能守卫已经创造出的价值。这根本是不可理喻,而唯一实质的结局办法就是发现一种更好的货币,消除系统性的货币贬值中固有些不对称性。

这就是BTC背后的理念。一种更好的货币,为所有人提供了一条靠谱的退出路径,逃离这个仓鼠笼子。

大金融年代

无论你是不是觉得这是个被操纵的游戏,还是仅仅认识到了永恒的法币贬值就是一个现实,全世界的经济体都已经被迫同意了一个货币会不断贬值的世界。虽然贬值货币的初衷是鼓励资金投入并刺激 「总需要」 的增长,但当经济勉励被外生的力量扭曲的时候,就一直会产业务想不到的的后果。如果印钱就能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那我想最愤世嫉俗的人也会支撑,但,再说一遍,只有孩子子才会相信这种童话故事。印钱非但不是消除问题的魔法,还会致使问题一再地出现。现代经济的结构已经彻底被货币创造的过程改变了。

美联储或许相信印钱可以鼓励生产性资金投入,事实上创造出来的却是错误资金投入和过度金融化的经济体。经济体的日益金融化,就是货币贬值和信贷本钱被操控的直接后果。完全没脑子的人才看不到其中的关联:让人为制造贬值的货币、没动力持有货币、(包括信贷系统内的)金筹资产的飞速膨胀;因果关系这样明显。

银行业和财富管理行业也是在相同有哪些用途下形成的。就像毒品贩子要免费送你第一支一样。毒品贩子是通过制造瘾君子来创造对自己商品的需要的。美联储就是毒品贩子,货币通胀就是毒品,而发达国家的金融化就是瘾君子。制造货币贬值后,本来没需要的金融商品市场就进步了出现。各种金融商品,浑身解数,帮大家开发能走出美联储挖好的陷阱的方法。货币通胀了,承担风险、创造回报的需要就产生了。

出处:Statictica

出处:Statictica

伴随时间的推移,金融业在经济体中的比重会愈加大,由于对金融服务的需要会愈加大(缘由?你懂的)。股票、公司债、国债、外国债、一同基金、股票 ETF、债券 ETF、杠杆 ETF、三倍杠杆 ETF、分拆股(fractional shares)、房贷支持证券(MBS)、有担保债务包(CDO)、债务支持证券(CLO)、信用违约互换(CDS)、信贷默认互换指数(CDX)、合成 CDS/CDX,等等。所有这部分商品都代表着经济体的金融化,而且货币功能损毁越紧急,这部分商品就越要紧(需要越多大)。

每一次向资金池、打包和再打包的风险的增量转移,都可能跟内生于货币的、被破坏的勉励结构有关,跟人为致使的 「让钱增值」 的需要有关。再说一遍,我不是在说某些金融商品和金融工具没办法创造价值;而是说,大家用金融商品的程度与风险层累的程度,基本上都是被一个有意破坏的货币政策勉励结构决定的。

出处:Statictica

虽然绝大多数的市场参与者在美联储把 2% 的年通胀率目的正常的状态之后都还能睡个好觉,但你想想政策推行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后果。这意味着在 10 年、20 年期间你的储蓄的价值会缩水 20% 和 35%(复合缩水率)。假如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需要重新创造等于他们储蓄价值的 20% 到 35%,才能维持我们的财富、留在原地,你感觉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最后的影响就是大规模的错误资金投入;这部分资金投入,假如大家不是被迫去承担没必要的风险才能弥补自己目前储蓄的预计损失,就不会发生。从个人角度来看,这意味着大夫、护士、工程师、教师、屠夫、杂货商人、建筑工人,等等,都被转化成了一个金融资金投入者,将自己大多数的储蓄投入到华尔街的金融商品中,承担着风险却以为没风险。伴随时间推移,股票的价格只能上升、房产的价格只能上升,而利率只能降低。

发个图表示一下,我也是 Dave Portnoy 的粉

对于 Davey Day trader (及世界上此类节目)的听众来讲,如何做到的、为何要这么做,都是一个谜,而且也无关紧要,由于在他们看来,这就是这个世界运作的方法,而每一个人都相应地做源于己的行动。放心,这所有都会以糟糕的后果结束,但大多数人都开始相信,资金投入金筹资产只不过一种更好的(或者必要的)储蓄方法,而信念指导着他们的行为。「多样化资金投入组合」 已经变成了储蓄的近义词,大家不觉得资产有风险,也不感觉资金投入是一个要承担风险的活动。虽然说这实在是太扯了,但你有哪些方法呢?要么承担风险,要么叫你的货币储蓄的购买力确定无疑地愈加小。从储蓄的角度,这其实是进退两难。在这场扭曲的比赛中,大家要么被迫上场,要么不可以入场,无人是赢家。

出处链接:nakamotoinstitute.org

原文标题:《看法 | BTC:让储蓄成为储蓄(上)》

撰文:Parker Lewis

你有没遇见过那种资金投入顾问(或者你的爸爸妈妈),谆谆教会你要让我们的钱增值?这个观念,在全世界无数努力工作的人心中可谓是根深蒂固,简直已经成了 「工作」 这个定义的一部分了。

重复得多了,它就成了工作文化的一部分。找一个高薪的工作、养老金竞价推广账户里的钱有多少拿出多少,然后找一个一看名字就非常有钱途的一同基金,把钱投进来,然后坐等竞价推广账户里的数字往上涨。大部分人每两周就会自动重复这个路径,从不怀疑我们的智慧,也不感觉其中有任何风险。这就是 「聪明人」 会做的事情。目前有很多人觉得,这就是所谓的 「储蓄」,但事实上,这一金融化的过程,将退休储蓄变成了永久性的风险承担者,结果就是金融资金投入成了很多人(我就不说是绝大多数人了)的第二份全职工作。

非常糟糕的是,一直有人在为金融化站台,结果就是储蓄(不承担风险)和资金投入(承担风险)的界限变得愈加模糊,以至于大多数人觉得这两种活动是一回事。相信金融工程是幸福退休生活的必要条件可能缺少知识,但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家传宝训。

或许你仅需一种更好的货币 TM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全世界的经济体,特别是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都在日益金融化。膨胀的金融化,也是 「你要叫你的钱升值」 这种观念的要紧推手。但这个观念本身 (「你需要让钱升值」 ),只有在每一个人都被同一个不幸的现实 —— 钱会伴随时间的流逝而失去价值 —— 笼罩之时,它才会进入主流的意识。

钱会愈加 「不值钱」 → 需要让钱升值 → 需要金融商品来让钱升值 → 往复循环

USD的购买力(从 1970 到 2021)

这种需要的迫切程度,非常大程度上是被货币的价值流逝速度决定的;但这只不过起点,要命的是,这是中央银行有意策划的结果。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中央银行,都以让本国的通货每年降低约 2% 的价值为目的,办法就是增加货币的提供量。如何做的、为何这么做,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它是一种现实,产生了一些结果。退休金不是储蓄起来未雨绸缪,而是投入到金融市场中并背上永久的风险,总是只不过为了跟上央行所制造的通货膨胀,保持我们的财富价值。

央行稀释货币的价值,致使此类畸形需要的产生,然后致使了此类资金投入的时尚。过度金融化的经济体是通货膨胀的势必结果,由于通胀引致了永久性的风险承担并打破了储蓄的勉励。而打消储蓄的勉励、强制大家承担肯定风险的系统也会制造不稳定,既不可以进步生产力,也不可以长期保持。就算是最懵懂于世事的人,都能一眼看出其中的道理,与,驱动金融化和金融工程常见化趋势的支配力量,就是货币媒介的破碎的勉励结构。但货币媒介是所有经济活动的支撑啊。

从根本上来讲,股份制公司、债券与任何集合资金投入工具(pooled investment vehicle),都没什么原罪。个人的工资工具总是有结构上的缺点,所以一同资金投入工具和资本分配办法可以(也总是可以)创造价值。因资金汇集而产生的风险汇集并非问题,金筹资产的存在当然更不是。相反,根本的问题在于一个经济体金融化的程度,与,大家对一个破损和受操控的货币结构的理性反应,意料之外地致使了金融化程度的不断升高。

假如数亿的市场参与者,开始认识到他们所用的货币是人为(而且是有意)制造每年稀释 2% 的价值的,那会如何?要么同意不可防止的穷困,要么试图用承担额外的风险来跟上通胀的节奏。的意思是呢?意思是,你有了钱就必须要去资金投入,同时也是说,你可能血本无归。只须货币的贬值不讲解,这个循环就将持续下去。本质上来讲,大家在 「平时」 工作中已经在承担风险了,但后来又被练习成把自己存到的所有钱都拿去冒险,只不过为了跟上通货膨胀。这就跟仓鼠笼子完全相同 —— 仓鼠在这个滚轮里面不断奔跑,只不过为了能待在原地。听起来好像是失了智,但这就是现实。而且必然会带来后果。

USD的仓鼠笼子